时罱

【GGAD】可能性

x.w:

*如果他们在一个没有那么残酷的世界相遇,一些可能性。




1.当阿丽安娜遇见麻瓜的时候,她没有因为他们的袭击受到创伤


(她是个顶厉害的女孩,受到创伤的是麻瓜,好吗)


“哈!胆小鬼!跑吧!”阿丽安娜冲着落荒而逃的麻瓜男孩们大喊,挥舞着一小节枯树枝充当魔杖,上跳下跳,把头发甩到脸上,“知道怕了吗!你们明天会变成蟾蜍!蟾蜍!”




2.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阿不思最吸引盖勒特的不是他的魔法天才


(而是他的心,灵魂,美丽的红发和有点笨拙的微笑)


从厨房探出身子来的年轻男孩有着盖勒特见过的最美丽的红发。让人一见难忘的蓝眼睛正紧张地看着他。他的微笑在礼貌的同时有些害羞,使得盖勒特发现对方正试着不要太刻意地盯着他的脸。可爱的红晕正浮上苍白、散布雀斑的脸颊。


“你要,嗯”美丽的红头发说,伸手把一缕头发别在耳后,“你想来点茶吗?”


盖勒特一见钟情了。当因为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可以容忍这个男孩是麻瓜。




3.当他们坐下说话的时候,他们没有谈论巫师征服世界。


(事实上,他们太紧张也太分心了,事后完全无法回想自己当时说了什么蠢话)


他们肩并肩地坐在阿不思卧室的小床上。


阿不思,作为稍微年长的那个,试图在尴尬的沉默中打开话题。“你看魁地奇吗?”


盖勒特根本没在听他说话,他正忙着望进那双明亮的,无比动人的蓝眼睛里,“魁地奇,就是那个巫师们骑着扫把,追着……”


“……追着球的运动。对,就是那个。”


他们久久地,无言地凝视着彼此。


阿不思是第一个发现他们从膝盖到大腿都紧紧贴着的人,他清清嗓子,试图不引人瞩目的退后。如果他那算得上落荒而逃的姿态也算的上隐蔽的话。


“我,呃,我再去给我们拿点柠檬雪糕。”


盖勒特看着他的背影,嗓子干渴,尽管刚喝过一杯茶,好奇着对方脖子后面一簇短短的头发下的肌肤尝起来是否也像柠檬。




4.当他们越走越近时,阿不思没有催生盖勒特的野心


(他催生从来都是,也只是他的激情)


“你还想谈谈巫师和麻瓜共处的现状吗?”阿不思问他,书本和羊皮纸在他们身边散开,羽毛笔和墨水瓶被遗忘在一旁。盖勒特盯着他那开合不停的、形状优美的嘴唇。


“不,不真的想。”


“噢。”阿不思说,在对方的目光下紧张地湿润嘴唇。


盖勒特倾身向前,如愿以偿地在潮湿的热度中品尝柠檬和覆盆子的香气。




5.在他们共处的两个月里,他们没有制定任何“伟大计划”。


  (他们几乎没花时间做任何事,除了彼此)


“我们真的得起床了,盖尔。”阿不思对着枕头喃喃道,尽管比起坚定的语气,挣扎的动作则显得半心半意。恋人的马虎的吻扫过他的额头,他颤栗着呼出一口气。


“为什么?”盖勒特说,在睡意浓重时有突出的德国口音。手指懒懒地把玩着枕头上散落的红发。“有谁规定我们一定要起床吗?”


“我们不可能一整天都待在床上无所事事。”阿不思轻声指责。


德国青年的手指放开红发,本能地向同伴棉布睡衣下光滑,温热的肌肤移动。“那我来给我们找点事做。”




6.当阿布福斯从学校回来的时候,他没有指责他的哥哥


(他觉得他哥哥有时候真的是块木头,但他仍然爱他)


阿不思试图阻止自己陷入慌乱中,绞尽脑汁想出某个理由,足够解释他在一个周一的中午仍然精神涣散,而不是在陪阿丽安娜读书,“阿布福斯,我很抱歉,我本应该为阿丽安娜——”


阿布福斯甚至没有听完他说话。他只是放下行李,朝他哥哥翻了个白眼。他的双手环住阿不思的肩膀,让对方一时间哑口无言。


“我这话只说一次”,阿布福斯说,声音不情不愿,但仍然温和,“但你,我非常愚蠢、非常迟钝的哥哥,和阿丽安娜一样值得快乐。”




7.之后,他们之间没有发生三人决斗。那里没有人使用不可饶恕咒,流血或死去。


(他们之间发生的是三人打水仗,一个水淹的客厅,一堆湿透的衣服)


“我决不让阿不思再接近你。”阿布福斯冲盖勒特大喊,因为一,这是他能想到的最有效的威胁,二,他气坏了,因为德国青年用作弊的方式把一整个水桶扣在了他的脑袋上,而他的哥哥(亲哥哥!)甚至没有表现出要帮忙的意思。


阿丽安娜在混战中倒在了地上。


因为她笑得太厉害了。




8.两个月后,盖勒特没有立刻使用门钥匙离开。


(他光是要离开阿不思的卧室就已经非常困难了)


阿丽安娜和阿布福斯在餐桌上面面相觑,听着楼上床脚在木地板上的刮擦声。


“他们不累吗?”阿布福斯愁眉苦脸地切着培根,“这简直太荒谬了。我是说,阿不思甚至都不爱看书了。”


阿丽安娜耸耸肩。


“想开点,”她乐观地说,“至少他有在学德语呀。”


阿布福斯怀疑地看着她。


“虽然我想他大概也只能学会真棒再来这几个词。”她承认。




9.当暑期结束的时候,没有人的心为此而碎。没有一个人为爱错的人后悔一生。


(他们充其量只是有点难过,而且没有什么是一两个吻治不好的)


“盖勒特,把你的嘴从那个可怜的男孩身上移开。”他的姑婆说,“他必须要去上学了。”




10.后来,格林德沃没有成为黑巫师。


(他只是成为了一个喜欢穿一身黑的巫师)


“你知道,教黑魔法防御课并不代表你只能穿黑色。”


盖勒特被冒犯地挑眉。“黑色有什么问题吗?”


“除了平淡、乏味,给学生增加压力,以及你从十六岁开始就只穿这个以外?”


德国人戏剧性地捂着心口,“噢,这话来自一个喜欢红色蝴蝶领带和菱格毛衣,衣柜里还有灯芯绒——”


“天鹅绒。”


“——天鹅绒睡衣的人。我不知道,阿尔,你算不上我们之中的时尚专家。”


对方只是无可奈何地微笑着,用清洁咒去除巫师黑色外套上的一道灰痕。“至少我是唯一一个能忍受你的着装品位的人。”


“话永远不要说得太满,亲爱的。”盖勒特说,“而且你昨晚上也不是这么和我说的。”他低声补充。


话虽如此,在盖勒特有幸认识西弗勒斯·斯内普之前,还是过了几十年。




11.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登上魔法部的监视名单,并不是因为前者危险,或后者强大。


(而是因为他们真的分不清时间、地点和场合)


“你们不能就这样在麻瓜面前亲——卿卿我我。”忒休斯·斯卡曼德嘶声说,“他们是麻瓜,他们会受不了的!”


“愚蠢的,无知的,短见的麻瓜。”盖勒特评论。


忒休斯眯起眼睛。“别逼我给你们戴上魔法手——”


“不会再有下次了,忒休斯。”阿不思保证。




12.格林德沃前往纽约和巴黎,并不是因为刚刚逃狱。


(他只是为了某样愚蠢的争吵而出走,就像任何一个处在一段二十多年的关系当中,偶尔还是会觉得对方不可理喻的人一样)


“你不能每次我们意见有分歧就假装听不懂英语,盖勒特!”


我当然可以!”巫师用德语高声回复,“立刻收回你的话,阿不思·波西瓦尔·邓布利多,否则我就从这扇门走……移形换影出去!”




13.邓布利多要求纽特前往纽约和巴黎,并不是因为寻找克雷登斯,或是挫败格林德沃,而且纽特也没有答应


(纽特是神奇动物学家,但很遗憾,终其一生也没有学会人类的求偶习俗)


“让我捋一下,教授”,纽特说,眉头因为专注而紧皱,“你们俩现在在冷战,因为几周前的早上,他评论你的发际线后退了。”


“你得承认,那非常的粗鲁——”


纽特心不在焉地挥手打断他,“然后你对他说了一样的话,还告诉他不仅如此,他还变胖了。”


“我只是委婉地暗示——”


“而现在,你希望我把这个,小礼物”,他晃晃手里的盒子,“交给他。这样你们又会重新说话了。”


阿不思满意地点头。“你从来都是我最好的学生之一。那是巧克力蛙,他不喜欢别人知道他爱吃甜食。我想告诉他的是,他不胖,他可以随便吃。”


“而你不能亲自去做是因为?”


“我不能。”阿不思承认,“他认得我的猫头鹰。他甚至不让它进屋。”


“我很尊敬你,教授。”纽特说,没有比他更加诚恳的灵魂了,“但不要。拜托。我不要。”




14.当尼可·勒梅的安全屋派上用场的时候,并不是因为纽特、蒂娜或杰各布的需要。


(显然,年长的巫师们出于某种目的比他们更需要它)


“盖勒特和阿不思在楼上呢,”炼金术士告诉他们,出于他们不知道的缘故,似乎兴高采烈。他用干瘦的手指搅拌着试剂。“热烈得很。你知道,四十多岁的年轻人。”


纽特和蒂娜很专心,很努力地喝茶,试图高声谈论天气。他们是英国人,这本不应该这么难。


杰各布惊恐地睁大着眼睛。




15.当格林德沃在贝尔·拉雪兹神父公墓发表演说的时候,他的重点和麻瓜无关,而人们也不是为此前来的。


(他的重点向来只有一个,而就连巫师们也喜欢八卦)


“朋友们,兄弟们,同袍们,”他说,声音清晰而洪亮,“我爱阿不思·邓布利多。他是个让人心烦的、固执的傻瓜,但我希望我能在我的余生里拥有他的愚蠢。”


“多么动人啊。”奎妮说,眼睛闪烁着湿润的光,“你不这么觉得吗,亲爱的?”


杰各布继续惊恐地睁大着眼睛。




16.格林德沃并不认为魔法只属于少数人,或令巫师高人一等。


(他刚想张嘴就被人骂了一顿)


“别发疯。”霍格沃茨的变形课教授严厉地说,“尊重一个人,接纳一个人,爱一个人,想要和一个人共度一生。用双手去拥抱,用双唇去亲吻,用心去感受。这是人类最伟大的力量。尽管即便它有时也无法使我们免除痛苦或厄运,但却使我们永远不会被之击倒。想要战胜命运的决心,还有比这更伟大的吗?告诉我,其中的哪一样需要用到魔法呢?”




17.当邓布利多看向厄里斯墨镜,那场景并不来自他们的青年,也没有刺痛他的心。


(那景象如此寻常,几乎使他平静)


“你看到了什么?”盖勒特问他。


那场景和任何一面普通的镜子能照出的一样。他,盖勒特,两个中年人,因为琐事而神色疲惫。肩膀相互倚靠着。盖勒特的手指摸向他的。动作不小心也不犹豫,带着多年来重复的熟稔。


“没什么特别的。你。我。我们。”




18.1945年不是因为一场决斗而被人铭记。


(而是因为一场婚礼)


“什么样的人才会在订婚了二十年以后才举行婚礼?”蒂娜问。忒休斯正在一旁烦躁地啜饮着香槟。纽特任由护树罗锅把金色彩纸装饰到他的头发里,因为他正分心看着当天的预言家日报。


第一场同性巫师婚礼:麻瓜们有的追了。


她毫不怀疑有一天,邓布利多的巧克力蛙巫师卡上会专门为此写上一行。


“从十来岁的时候就事实结婚的那种。”忒休斯干巴巴地说。


“你吃惊吗?”蒂娜问纽特,“当你在学校的时候……”


“嗯?”纽特茫然地眨眼,“喔。那个。不。我们在念书的时候就在打赌。那是多少年以前来着……当我们中的一个看到他们下课了以后在教室单独‘练习决斗’的时候……嗅嗅!放下那个!你不可以拿别人的结婚戒指!”




19.他们不是在夏天立下的血誓,那决定也没有让邓布利多后悔。


(他们在婚礼上这么做了,因为大多数巫师觉得那危险、性感又浪漫,而且毕竟不知名的人把他们的结婚戒指偷走了)


他们的手掌紧紧相贴着。那刺痛感比起温暖的触觉来说微不足道。


“盖勒特·格林德沃,你是否愿意——”


“是的。是的。愿意。”德国人说,“现在我能亲这个老傻瓜了吗?”


人群发出了不满的嘘声。


金发的巫师翻了翻眼。“真的?行。好吧。我美丽的老傻瓜。”




20.格林德沃没有在纽蒙加德城堡最高的塔里度过五十二年。


(他一样也住在城堡里,只是在某个更宽敞,更温暖的地方,和他愿意一起度过五十二年的那个人。)


“窗帘又怎么了?”阿不思说,被逗乐了。这已经是一年来第三次他发现对方正试图改变窗帘的图样了。


“我腻了。阿尔,我们已经在这里住了……多少年来着?”


他把原本细条纹图案变成了华丽的狮鹫图案。


“我不记得了,”阿不思告诉他,坐在扶手椅里,温和地说,“怎么样,盖尔,你也腻烦我了吗?”


盖勒特触摸他眼角的皱纹。“我不知道,”他说,“再让我观察个几十年吧。”




21.邓布利多没有死于115岁,或是阿瓦达索命。


(那是个不用早起的周日,伴随着爱人的吻)


“我们真的得起床了,盖尔。”


“谁规定的?”盖勒特说,把玩着枕头上一缕已经在很多年前就变白了的红发。“今天是周日。我们想睡多久就可以睡多久。”


“我们不能一整天都在床上无所事事。”阿不思指责,微笑着,感觉对话像是来自遥远的回忆。


“我们当然可以。”他说,亲吻对方雪白的眉毛。


阿不思屈服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你最好别溜了。”




22.邓布利多结束一生的时候,没有把秘密带入坟墓。


(当需要知道的那个人知道的时候,那就不是个秘密)


“我告诉过你吗?”阿不思问。


“关于伟大的邓布利多一生的秘密?”盖勒特哼笑,“你是说在过去的九十八年,还是刚刚的五分钟里。”


他转过身凝视那双让十六岁的他曾经魂牵梦萦的蓝眼睛。“在你回答之前,对两个的回答都是是。”


“那你肯定不会介意我再说一次”,阿不思好脾气地说,“我爱你,盖尔。非常。”


盖勒特抚摸对方手背上不再光滑,但仍然温热的皮肤。“我知道,老傻瓜。”他说,“我知道。”






Fin

曼洛丝:

《闪瞎者联盟》这是一个日常被闪瞎者的亲切交流。

日常被闪瞎者分别是:纽特学长、金刚狼、猎鹰。

他们仨真的很有共鸣了。

之前出了一点谬误,已改,谢谢捉虫的盆友们^_^

人止人:

发发最近一直在搞的,《塔兰台拉》的试阅

是摇滚朋克现代舞老格X古典芭蕾教师邓的AU

因为是普通人AU所以年龄稍微修整了,很喜欢亲世代终于有机会画了一下!芭蕾的部分参考的是莫大15版的天鹅湖

初衷是想通过种更加感性的方式探讨一下这个CP,临时有了这个非常奇特的脑洞,直接把手头画了一半的本都搁置了优先画这个,又要秃头了!(怪谁




人止人:

《山鲁佐德的咒语》

  爱不是咒语,爱会变质,会迁徙,会被心驱逐,会变成等量的绝望和恨

  但爱不会消失。

  所以咒立停根本没有用!!!

-------------------

当做新刊试阅,刚被PB了重发一次【【【


人止人:

肝完了帝都slo10的GGAD无料!【赶的急超潦草😭

假设老格最后活下来的梗,看了娘娘的巧克力蛙工厂于是画了倒霉孩子们和老格!

新年快乐!

【Theseus/Newt】Ternura (短篇治愈小甜饼)

寒山一带伤心碧:

*Ternura,是西班牙语中的柔软、柔情的意思,但不够确切,不是soft,而是你家猫把东西弄很乱,刚要打她时,她却向你撒娇,蹭你手心,这时你不忍心的感觉(以上解释来源于网络)


*介于亲情向和骨科向之间,请自由心证


 


 


“Theseus,你看见我的发卡了吗?”


“没有,妈妈。”14岁的Theseus从《中级草药学》中抬起头来,放下他雪白的羽毛笔。他想了想之后方才回答,“您不是把它收进柜子里了吗?”


“我记得我收进抽屉里了的,可是——可是它就是不见了!就和前两天我那颗玳瑁纽扣一样……”Scamander太太忧愁地翻找着客厅里的橱柜,还把打哈欠的老座钟抬起来瞧了瞧底下,“梅林啊,我攒了三个月的钱才买得起那只银发卡,要是就这么消失了……”


少年Theseus合上了他厚重的书本,羽毛笔柔软的末端一下又一下无意识地拂过沙发的扶手。“您试过Accio了吗?”他问,“或者类似的咒语?”


“哦,当然!可是什么反应都没有。”Scamander太太沮丧地抓了一把头发,忽然才想起自己的小儿子,“说起来,Theseus,Newt又到哪里去了?这个小家伙……他之前不是还在这里看书么?”


“哦,您知道他的,”这一回,少年笑了起来。阳光照亮他金棕色的卷发与灰色的眼睛,他的神情也因之而忽然生动起来,“窝在同一个地方看书对他来说太枯燥了。这一会儿,应该是出去……和小动物们一起玩了吧。”


 


Scamander一家是完美的中产阶级典范。祖父与父亲供职于魔法部,母亲全职在家,全家人都乐意看到人们循规蹈矩,乐公守法。按照Scamander先生的话讲,“哦,还有哪里比魔法部大家庭更适合优秀的年轻人呢?”。


Theseus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他有着英国人常年不见阳光的苍白皮肤,英国人典型的高耸的眉骨与颧骨,还有少年人抽条后瘦高的身形。他有一支死忠的魁地奇球队(弗拉察雄鹰队),涂面包的果酱永远只用橙子这一个口味,并且在不下雨的天气也乐于带上一把格子伞——Theseus从头到脚都写着“英国人”这一个词,直到他的弟弟的出生。


他们都说这兄弟两个长得很像——是的,Newt和他的长相无疑肖似,只要看上一眼,谁都不会认错他们之间浓厚的血缘。可是Newt,这个特殊的、与众不同的孩子,或许是Scamander一家平淡的生活中最不平淡的变数。


 


Theseus在自家花园的角落里找到他的弟弟。八岁的Newt还很娇小,正蹲在梧桐树根边的泥地里,埋着头不知道在鼓捣着些什么,头也不抬。


“Newt?”Theseus走近了,好奇地探头。


孩子却吓了一跳,慌慌张张地转头瞧见是他,连忙把手里的东西往身后一藏。“我……我这里什么都没有!”


这么说着,孩子尖尖的小耳朵却红了起来。Theseus站在树下看着他,慢慢升起半边的眉毛:“你觉得,我会认为你这里有什么?”


孩子几乎坐立不安起来,扭动着身体,手指在短裤的裤脚边上攥了又攥,犹豫着小声说道:“就是……小猫……小狗……或者小鸭子什么的?”


Theseus忍不住笑了。Newt从小就喜欢小动物——这已经是他们家人都已经发现了的、这个孩子的爱好。他的母亲因着慈爱并不曾阻止,但也无法支持。他们的房子太小太逼仄了,养不起狗,也没法在有人猫毛过敏的情况下饲养一只小奶猫。而在被父亲拒绝过很多次之后,小小的Newt终于不再询问是不是能让他养小雷鸟和小猫狸子,只是垂着头坐在凳子上,大大的眼睛都黯下来,一下一下地晃着腿。


“那么,你说你这里没有的又是什么呢?”兄长Theseus问。


Newt把手背在身后,脸上挂着他只有心虚时才会搬出来的“我真的很乖没有闯祸也没有摔坏妈妈的花瓶”式的乖巧神情:“Theseus我向你保证——没有小猫,也没有小鸟。对,没有。”


“嗯,没有小猫,没有小鸟,”Theseus点头,“那么,你手里的又是什么?”


“什么?我手里没有任——哦天,娜塔莉,你别乱动……”他还没说完,一个毛茸茸的小绒球已经从Newt的手心挣扎着跑了出来,跳到地上,被Theseus眼疾手快地一把揪住——好家伙,这个小东西跑得几乎要和金探子一样快了。Theseus把这个四腿乱蹬的小家伙拎到眼前仔细打量,才发现它还没小孩子的手掌那么大,一身棕色的细绒毛,长得有点像鼹鼠的幼崽,却长着鸭子似的嘴巴。


“什么都没有?”他看看小东西,又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弟弟。


Newt张了张嘴,抓了抓自己沾着草尖的棕色卷发,布满雀斑的小脸慢慢变得通红:“我……Theseus,我——”


“它究竟是什么?”Theseus体贴地转移了话题。


“我也不知道。”Newt飞快地回答。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似的,孩子飞快地补充,还伸出手来笨拙地比划,“我真的不知道!几天前,我看见它从家里偷走了妈妈的纽扣,追着它一路跑出来,却没追到。结果昨天我又看见它了!它把妈妈的银发卡塞进肚子里就走,我跟了好久,才发现它好像在这里有个小窝……..”


 


这可以算是几个月以来Theseus第一次听到他的弟弟说那么多话了。Newt从小就内向腼腆,在巫师幼儿园的时候,因为喜欢吃燕麦粥、不爱魁地奇、还喜欢和地精说话,其他孩子都不太和他一起玩——于是比起人,他的弟弟便更亲近动物。Theseus在家的时候,Newt就和哥哥玩。Theseus不在家的时候,Newt就和窗外的小鸟说话。


这或许是本身就像小动物似的Newt的本能吧,Theseus感到心软,感到担忧,却无意强行扭转这一点。有时候,他想过那时若是Newt从未去过幼儿园,是否会比今天更加开朗;可他也从来都明白,Newt的特别与单纯,是某种天性中抹不去的执拗,像是深深根治在泥土里的种子,只要春天降临,永远也不能阻止抽条发芽。


 


“肚子?”Theseus问,仔细一端详,这才发现这个小东西的肚子上,果真有一个迷你的小口袋。他伸手戳了一戳——见鬼,怎么竟然真的那么硬?


Newt饱含期待的大眼睛看着他,似乎是在安静地说道:看,Theseus,我没有骗你吧?


他的兄长认真地端详了这只不知名生物一会儿,拎起这个小东西的后脚,往下甩了好几下——然后,哗啦啦!玳瑁纽扣,妈妈的银发卡,之前随手放在家里茶几上的金加隆,甚至还有一块亮闪闪的腕表(它究竟是怎么把这玩意儿塞进它的口袋里的?????)……一堆亮闪闪的小东西一股脑地从它肚子前面的小口袋里掉了出来,落在草地上,在午后的阳光下闪着细细碎碎的光。


“啊,这是我的鞋扣……”Newt从这一堆东西里找出他弄丢了好一阵子的扣子,看看它,又看看这个不知名的小生物,神情好奇又赞叹,几乎带着一点敬意。


Theseus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征兆。应该说,他太熟悉他的弟弟这种被迷住了的眼神了。


“不,Newt,不要问那个问题。”他未雨绸缪。


“可是Theseus……哦Theseus,你看,它还那么小,那么可爱……”孩子握住了他的手,仰着大大的祖母绿的眼睛望着他,那种可怜巴巴的恳求每每都能让Theseus的心软得宛如黄油融化。这是Newt只对他一个人的亲昵,像是小猫轻蹭人的裤腿,肉垫碰碰鞋尖,“我能不能、我能不能……”


Theseus叹了口气。梅林啊,他该拿Newt怎么办。


“Newt,你知道父亲不会让你养它的。尤其是它还偷了妈妈的纽扣和发卡——这个小东西是个聪明的小偷,你知道吗?”


Newt不情愿地点点头,神情却依旧十分不舍:“可是它好好玩……”


Theseus蹲下身来,与他视线齐平,摸了摸孩子柔软的卷发:“Newt,我们还不知道它是什么,不知道它除了喜欢偷取亮闪闪的东西之外,有没有什么别的危害。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


Newt想了想:“那么,如果我们弄清楚了它不会伤人的话,我是不是就可以和它一起玩了?”


“等等,Newt,我——”


“哦哥哥,你有没有这个方面的书?霍格沃茨应该有神奇生物方面的课的吧?我听爸爸提起过的——你觉得爸爸会知道它是什么吗?我们是不是应该去趟图书馆?妈妈说图书馆是个有很多很多书的地方,霍格沃茨的图书馆据说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书……”


 


Newt拉着他的手,一路往屋里跑。他拉着Theseus,先把找回来的发卡和纽扣放回了妈妈的房间,然后蹬蹬地回到了客厅,爬上软软的沙发,努力把那本又厚又重的《中级草药学》搬到了自己的腿上。(很显然,这个小家伙还不懂封面上的中级草药学究竟是什么意思)


“哇……”孩子的声音中充满了安静的敬意,“Theseus,你读完了这一整本书吗?”


“这是教科书,Newt,以后你也要读完的。”


“……?!”


“不要那么惊讶,我的弟弟。霍格沃茨已经十年没有换过教材了。”


他的兄长笑着也在沙发上坐下,并把他八岁的弟弟抱到自己的腿上,抓了一把孩子柔软的卷发。他翻开牛皮纸包裹的书本,午后伦敦难得的阳光照亮书本微微泛黄的纸页与描绘的植物插图。


 


这是他平凡的生活中最不平凡的一部分。天使降临在这栋小小的房子,降临在他们家中,变作一个有着柔软卷发的、安静的、天真的奇迹。


Theseus不会告诉Newt,在他第一次被他呀呀学语的孩子称呼为“哥哥”之时,心中那不可思议的柔软,也暂时不打算告诉Newt,他手中的这本书,其实根本与神奇生物无关。


 


Newt的怀里抱着书,他的怀里抱着Newt。弗拉察雄鹰队的胜利,橙子果酱,格子雨伞,以及每一个如今日一般阳光倾洒的下午——这就是那时Theseus所期望的全部。


 


但那或许是过分美好的期待了。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的阳光,尤其在伦敦这样的地方,阴云与雨水覆盖着所有人生命的七分之六,而战争覆盖了剩余的七分之一。


Newt放下窗帘。豆大的雨点不停地打在玻璃之上,窗外阴云密布,灰色的雷声笼罩着这个城市古老的、鳞次栉比的屋顶。秋天的伦敦总是很湿冷的。他再度把窗关紧了一些,使得黄昏的风雨不能进入这间屋子——自他们的父母去世,自Leta走后,Theseus的家便显得太空荡了些。这里本来不是为一个人的独居而准备的。


暮色的阴影已经降临,而Theseus仍睡在沙发里,尚未醒来。Newt无意惊扰他难得的安眠,只是点燃几根蜡烛,让那温暖的、橘红的光晕,安静地飘浮在家的角落。从前的Theseus很少睡那么久的午觉——他是赫奇帕奇的找球手,级长,傲罗,战争英雄,魔法部法律执行司司长——Theseus似乎总是精力充沛,时刻警醒地迎接全世界。但自巴黎之后,Newt知道,他的兄长开始被梦魇缠绕。


这是很奇怪的事,而Newt不知道自己该作何感想。或许是他不能习惯一个有弱点的Theseus,一个有脆弱之处、亦会彷徨失所的Theseus。一个悲伤的Theseus,Newt想,是他永远不能适应,也不愿看见的Theseus。在他有意识起的所有回忆之中,他的兄长便是全家人的骄傲——包括Newt自己——优秀,出众,懂得负责与守信,深受人们的欢迎。


而他呢?古怪的、孤僻的、喜欢动物远胜于人的Newt,人们都说他不像Theseus的弟弟,而更像是他的反义词。说句实话,有时候连Newt自己也这样觉得,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真正的Theseus,那些深藏在他的兄长的盔甲与面具之后的,真实又柔软的细节——只有他明白,因为他在Theseus的阴影之下长大,也在Theseus的光芒之下成长。


 


1905年的秋天,8岁的Newt收到猫头鹰从霍格沃茨带回来的信。


 



致我亲爱的弟弟:


 


我问了邓布利多教授,他说那个小东西是一种名叫嗅嗅的魔法生物,喜欢收集亮闪闪的东西。没有什么其他伤害倾向。


 


P.S. 但这不意味着你能养它,你明白我的意思吧?父亲的手表要是再丢一次,他只怕能把全家的地板都掀了。


 


爱你的,


Theseus



 


Newt则兴奋抓起羽毛笔,刷刷地、歪歪扭扭写了回信,想了一想,又添上最后一句:


 



致全世界最棒的Theseus:


 


嗅嗅!嗅嗅!!!


我不会养它的,我发誓。可是我可以偶尔去找它一起玩吗?就偶尔一下下?它搬家搬到了远一点的地方,我知道在哪儿。我会很安全的,我向你保证。


 


P.S. 你觉得它会喜欢我的玻璃弹珠吗?


 


你的,


Newt



 


他的哥哥回复如下:


 



致我沉迷嗅嗅的弟弟:


 


听着,你要保证你不做太冒险的事情,好吗?我不会告诉父亲和母亲,只要你不再次弄伤自己(或者一不小心让自己又被妈妈的毛线缠成一团——说真的,我的弟弟,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P.S. 我觉得用这个会比玻璃弹珠更有效


P.P.S. 试着别把它们弄丢,好吗?


P.P.P.S. 好吧,弄丢了我也不会怪你的,只是Newt…..总之试试,好吗?为了我(其实没有多少剩余的小金库)。


 


永远爱你的,


Theseus



 


Newt好奇地抖了抖信封,这才发现里面随信附了一枚金加隆。


梅林啊,一枚金加隆!对于一个八岁的孩子来说,这无异于一笔天价巨款,而Newt忽然不确定他究竟应该用它来钓嗅嗅,还是应该把它放进小猪存钱罐里替Theseus好好保管了。


所以他最终很小心、很小心地用线把那枚金加隆绑了起来,做成了一根钓竿那样,带着它穿过两个街区,去榉树的树根边上钓嗅嗅。他要很小心地保护Theseus的金加隆,不能让Theseus的小金库被偷走。


最后,过了一个学期,他成功了。Newt学会了从嗅嗅的小口袋里掏东西(只要挠它们的痒痒就好),学会了怎么抓住那个小东西柔软的皮毛而不伤到它,甚至学会了怎么一荡一荡地让眼馋的嗅嗅跟着他的金加隆跑。当Theseus圣诞假期从霍格沃茨回家之时,那枚金加隆还安安稳稳地呆在他的口袋里,没有被某个狡猾的小偷摸走——只不过比起兄长出众的成绩、赫奇帕奇在学院杯上的强势积分,他的父母显然不会在意他这一点莫名其妙的、微小的成就。




只有Theseus在睡前拥抱了他,揉了揉他蓬乱的卷发,然后亲吻孩子的额头。“谢谢你,Newt,”他说,笑着朝他的弟弟眨了眨眼睛,“我的小金库得救了。”


他的身上有草地、书本与松木的味道,让人联想起燃烧的壁炉,阳光下的春草,以及面包烘烤之时那扑鼻的干燥温暖的香气。那天晚上Newt睡得很好,他梦见自己被嗅嗅揣在口袋里到处跑,而Theseus在一堆金加隆边上守株待兔,把自己抱了个正着。


 


究竟为什么会有如此荒唐的梦境,如今的Newt已然无法深考。当年的他还是个太过天真的孩子,甚至比现在活泼许多。如今的Newt看过太多外面的世界,也愈加明白自己或许生来注定便要孤独。他是个异类,Newt明白,而人们通常都不愿意接受异类。


当然Theseus是个例外——尽管他的兄长十年如一日地希望他能够加入魔法部,得到一份安稳的生活——但Theseus是明白的,因为明白,所以从来不曾强迫。Newt曾经以为他和他的哥哥就将在这种若即若离的默契中不断持续下去,直到Leta改变了一切。


所以他试着切断和Theseus与Leta的联系——说真的,他又怎么可能不避嫌呢?毕竟,Leta已是Theseus的未婚妻。


他只是没有想到,那个他们兄弟二人都爱着的姑娘,会以这样的方式猝然离去。


 


轰鸣低响,雷声在伦敦的天际滚过。雨声愈加密了。


Newt轻挥魔杖,又多点起几根蜡烛。他刚要从沙发上起身,去厨房再烧一壶水,手却忽然被握住。男人略显粗糙的指腹在他的手腕内侧划过,习惯性地、轻轻地摩擦了几下。


“几点了?”Theseus的声音有些沙哑,透着一股子还没完全清醒的朦胧语调。


Newt在他身边重新坐下。犹豫了一会儿,才把另一只手覆上Theses的手指。“Theseus,我不是Leta。”他轻声说,几乎有些笨拙。但Theseus握着他的手并没有松开。


“我知道是你。我从来不会弄错你和Leta。”年轻的傲罗慢吞吞地掀开身上法兰绒的毯子,声音仍然有些模模糊糊的,“所以,几点了?”


“哦——呃,实际上已经六点半了?”Newt好似立刻松了口气,飞快地回答,“你想要点什么东西吗?茶?晚饭?”


“梅林,已经六点半了……”Theseus疲惫地捂住了眼睛,“我居然睡了那么久?说真的?”


“说真的。”今天第一次地,Newt笑了。


Theseus叹了口气:“请给我茶,谢谢。大——”


“大吉岭,加奶,不要糖。我知道,”Newt自动补完了后续,从沙发上起身,“你想要,你想要来一点司康饼吗,Theseus?我看了橱柜,还有一些橘子酱在。”


“不了——不了,这个点也该吃晚饭了。Newt你饿吗?我们可以直接点外卖,或者我来做:肉酱意面还是牛排?”


好一会儿,Newt才抬起头来,扯出一个有些局促的笑:“其实……三明治就好。”


 


水壶在灶上呜呜作响,Newt把它拎起来,冒着乳白色蒸气的热水倒入放了红茶包的瓷杯之中。Scamander兄弟并肩在厨房里,沉默而默契地准备着晚饭。他们两个都在工作中惯于旅行露宿,会做些简单的烹饪,对此也一贯不怎么挑剔。灯光穿过明亮的白色烟雾,融暖地充满小小的厨房。Theseus轻挥魔杖,刀在半空之中把火腿和西红柿切成一片一片,叠起来,夹入生菜和面包。


是在加热芝士的时候,Theseus才忽然开口。


“我很抱歉,Newt。”他的声音前所未有的低,柔和得几乎要弥散在白色的蒸气里,以至于Newt以为是自己的幻听。


“什么?”Newt怔了一怔,险些烫到自己的手。


“Leta。”


“.…..哦。”


Newt停了一停,旋即低下了头去,低进他自己的沉默里。


Theseus放下了手中的魔杖,转过身来看他,轻轻开口:“我很抱歉,你失去了她。”


“.…..她是你的未婚妻,Theseus。”


“是的。但我知道你爱她。”


“Theseus,我……”


“不要否认,Newt。”


“这只是……我只是——听着,Theseus,我很爱Leta,只是……不是和你同一种方式。不是、不是那样的方式。”


“你怎么知道,我是哪种方式呢?”


“.…..她是你的未婚妻,Theseus。”


“是的。而我的确爱她。可是Newt……自父亲和母亲去世之后,我爱的人只有两个,你和Leta。”


“.…..”


“我以不同的方式爱你们。只是有的时候……”


“什么?”


“她是个好姑娘,Leta。当我遇见她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同我一样理解你。那样的人太少了。可是Newt,从我认识Leta第一天起,我就知道她很爱你。或许,同我一样爱你……”


“.…..Theseus,我和Leta——我们是唯一的同类。”


“我明白。她很像你,但也很不一样。”


“Theseus……”


“我明白。”


“Theseus……”


“嘘。没必要逼自己说出来。”


“.…..”


“来,过来。”


Newt投入他的拥抱,把脑袋埋在男人的颈窝里,连紧绷的声音也因此而模糊起来。


“Thes………”


“我在。”


“我很抱歉。”


“我也是。”


“Theseus……”


“嘘。”


“兄长……”


“我在。”


“.…..”


“Newt,我永远都会在。”


Theseus抚摸着弟弟后脑金棕色的卷发,他的鼻尖蹭着Newt柔软蓬松的发顶。


过了好久,Newt才开口。


“呃,Theseus?”


“嗯?”


“你的芝士,好像烤焦了?还有你的生菜?”


“……….?!”


 


出于某些未知的原因,那天晚上,Scamander兄弟的三明治里没有芝士,只有橘子酱。那是个古怪的搭配,但出奇地,他们谁都没有怨言。


战争与雷雨悬于他们的屋顶,全世界只有这一间小小的屋子里,点着一朵小小的光。那天晚上,Newt睡在了家里。他久违地做了个梦,梦见《中级草药学》,梦见Theseus雪白的羽毛笔,以及一枚金加隆。


 


 


----------------fin


骨科真好,欢迎大家随意在评论权找我聊天!!!(等等

【GGAD】三次盖勒特想上阿不思的床,一次他被踢下来了 中

Crookshanks:

上篇


下篇


校园AU.德姆斯特朗交换生GG和被迫成为GG室友的学生会主席AD.很OOC也很甜.



 


“他课上说的是真的吗阿不思?”多吉满嘴肉馅饼,口齿不清。


 


“你说呢?”阿不思用银汤勺照照镜子。


 


“我不知道。”多吉很真诚。“不过怎样都差不多,反正现在大家都相信你们已经上床了。”


 


“…哦。”


 


“不过阿不思,我果然还是觉得你们两个好厉害。”


 


“嗯?”


 


“一般人会在床上讨论巫师联盟成立的原因吗?”


 


“多吉我吃完了我先走了。”


 


“等等阿不思,可以借一下魔法史的笔记吗?”


 


 


阿不思走进图书馆。几个扎堆的低年级女孩看见他开始咯咯傻笑,她们中间一个绑着马尾的姑娘向前一步。


 


“邓布利多学长您好,格林德沃学长…”


 


“与我毫无关系。谢谢你的关心。”


 


“学长,我想您应该先听我把话说完。”


 


“十分抱歉,我赶时间。”阿不思笑了一笑,继续向书架深处走去。魔药课的补充阅读,《爱情魔药的原理及解药配置》…应该在这个书架上…


 


“你好呀,阿不思。”盖勒特·格林德沃从书架后面探出脑袋。笑容可掬的脑袋。


 


阿不思往后退了一小步。“午安,格林德沃先生。”


 


“阿不思,你来这里干什么?”


 


“借书。”


 


“太巧了,我也是。”


 


“一,来图书馆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是借书,不算巧合。二,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昨天还有人说,他才看不上霍格沃茨的图书馆,他要的书会从德姆斯特朗直接寄过来。”


 


“情况有变嘛。”盖勒特一点也不生气。


 


他似乎过于开心了,阿不思突然觉得可疑。“你在看什么?”


 


盖勒特拿书的手往背后缩了缩。


 


“我以学生会主席的身份命令你把书给我。”


 


盖勒特耸耸肩。


 


阿不思探向自己的魔杖。无声咒,攻对手于不备,太实用了。


 


然后——倏——哗啦——桌椅倒下。阿不思被紧紧抱着书的盖勒特扑翻在地上。前者试图站起来,后者死死压住。


 


“啧啧,宁可违规在图书馆用魔法也要让我…阿不思,我都不知道你这么喜欢我。”


 


阿不思·邓布利多眼前是盖勒特·格林德沃无限放大的戏谑微笑。


 


“你知道我用的是书本飞来。” 他低声说。


 


“当然。”


 


“图书馆禁止大声喧哗!”由远及近的怒吼。图书管理员麦肯夫人走到书架前,拿起盖勒特放在身边的粉红色封面的书。“《让一个男巫爱上你的一百种方法》。”她大声念道。“所以,你们都想借这本书而引起纠纷,是这样吗?”


 


“不…”


 


“是的,夫人。但现在我知道,这位亲爱的阿不思显然比我更需要它。”盖勒特懒洋洋地起身。“所以让给他吧。”


 


“早这样不就好了,孩子。但无论如何你们违反了校规。禁闭,下午六点,北塔楼五楼扫帚间。”麦肯夫人说完,挥挥魔杖复原了桌椅,转身离去。阿不思也爬起来了。


 


“那么阿不思,我们一起走吧?” 盖勒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笑容灿烂。


 


“你先走。”


 


“好呀,那我们扫帚间见。”


 


盖勒特蹦蹦跳跳地走远,一边吹着口哨。


 


阿不思在原地呆立一会儿,突然发现周围的人都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看他,好像想笑又不敢笑。一定是他看错了,有什么好笑的。他大步流星朝格林德沃的相反方向走去。


 


“学长,邓布利多学长!”


 


是那个马尾姑娘,她追上来,走到阿不思身边。阿不思礼貌地微笑。


 


“我刚刚想说的是,您进来之前五分钟,格林德沃学长经过我们身边,看起来,呃,怎么说呢,满面春光,有点诡异。所以我们觉得应该警告您一下。”她似乎对于自己高超的预测能力十分满意。“我就说,您应该听我把话说完的。”


 


低年级的女孩跑远了,阿不思还在对着空气微笑。


 



 


阿不思爬进肖像洞口的时候,公共休息室突然安静了。(大概有一秒他们还是记得我是学生会主席的,阿不思想。)紧接着喧嚣再起。一阵又一阵的口哨和尖叫中,一个男孩登上壁炉边的座椅,是四年级的艾伦,格兰芬多的八卦中心。


 


“我喜欢他,盖勒特·格林德沃。”艾伦用尖细的嗓音读道,声情并茂,“他的金发,他的眼睛,他的每一个毛孔都闪着光。他是我的王子,我的唯一。他也会喜欢我吗?”


 


尖叫和哄笑填满了整个公共休息室。阿不思好笑地问道:“格林德沃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个疯狂迷妹?”他身边三年级的女孩好奇地看了他一眼,没回答他,转过去和另一个女孩窃窃私语了。阿不思这才发现周围人的眼神有些复杂,并且脸上都浮现一致的神秘微笑。


 


“嘿,出什么事啦?”没人说话。


 


“阿不思,阿不思!”多吉费劲推开人群,气喘吁吁地停在阿不思面前,满脸通红。“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在里面写了这么…私人的东西。”


 


“多吉,到底怎么了?”


 


“我不应该让斯通看到你的笔记本的…我明明知道他会拿给艾伦,然后整个格兰芬多就都会听到的…”


 


笔记本?阿不思安慰地拍拍多吉的肩膀,再看一眼居高临下的艾伦。艾伦手里…是一本笔记本。


 


“艾伦,把它给我。”阿不思穿过自动分开的人群,向艾伦伸出手。


 


“哦,好呀。”艾伦高高跃下,“反正本来就是你的东西。”


 


窃笑声越来越响了,阿不思有点恼火。他接过艾伦递来的笔记本。“什么…哦。”


 


阿不思手中的阿不思的笔记本上,翻开的一页用阿不思的笔迹写着,“我喜欢他,盖勒特·格林德沃…”


 


(“可以借我看一下笔记吗?”盖勒特·格林德沃在魔法史课上说。)


 


“这不是我写的。”阿不思很平静。


 


“我们已经对过笔迹了,绝对没错。”艾伦说。


 


“我说了,不是我写的。”阿不思快要绝望了。


 


“没,没事的阿不思。”多吉小心翼翼。“我们不会让格林德沃知道的。”


 


“对,邓布利多学长。我们就当没看见过。绝对不会告诉他的。您要表白可以慢慢等待时机成熟。”一个女孩子说。


 


大家纷纷表示赞同。


 


阿不思张了张嘴,没说出话。


 



 


“清理扫帚间,不能使用魔法。”


 


盖勒特·格林德沃和阿不思·邓布利多一起待在扫帚间里,他们各自面对一处墙角,背靠着背,两个人的身体在狭小的空间里相互挤压,碰撞,摩擦,但谁都没有说话。


 


二十分钟的沉默后,盖勒特首先开口。


 


“阿不思,你生气了吗?” 


 


“如果是呢?”


 


“……”


 


太闷了。阿不思终于下定决心。他忽然回身,抓住盖勒特的肩膀,让他转过来正对自己。


 


“盖勒特·格林德沃,你其实,是喜欢我的吧。”阿不思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鼻息拂过盖勒特的耳根。


 


“那又为什么要这样?这样只会让我更讨厌你一点。”


 


“怎么样才能顺利上室友的床,急,在线等。你是真的不知道吧。”


 


“叫我学长,求我,我就教你。”


 


阿不思·邓布利多,他说出每一个单词的吐息都让盖勒特想把他压在身下。盖勒特做了那么多年德姆斯特朗校霸,这是第一次觉得可能玩大了,可能把自己玩进去了,可能再也出不来了。


 


“学长,邓布利多学长,请教教我。”


 


“吸一口气。”


 


扫帚间的灰尘很呛人,但盖勒特乖乖吸了一大口气。


 


阿不思·邓布利多吻他。很久很久,直到他用光了那一整口气。


 


“坏蛋。”阿不思笑,“别喜欢我了。我可没有说我喜欢你。”


 


盖勒特一口咬住他的耳朵,一只手伸进他的衬衣领口。他把阿不思逼到墙角。


 


扫帚间的门从外面打开了。


 


“阿不思,你在吗?哦梅林的胡子。”


 


扫帚间的门关上了。


 


“是我让多吉六点半到这里找我的。”阿不思慢条斯理地理理领带。“记住,你比我小两岁。”


TBC

【整理】晋江上的GGAD文

红藕香:

上次做了lof的总榜文章整理,链接请戳→lofter总榜文章整理


这次是晋江,搜索了标题含有GGAD的,主角栏写着GGAD的文。按字数整理排序。——这样可以把长篇排在前面。


纯算数,不含个人意见,只区分了一下是否完结。上半部分是含有完结作品的作者,下半部分是没完结的,不过lof似乎做不了锚点,没法给大家传送到未完结区了,大家可能要自己拉。



因为是晋江,所以我特意注明了日期,供大家参考。比如第一篇文,也是最长的一篇,是2009年的,写的是路人穿越邓布利多然后搞GGAD。我认为它除了挂名GGAD和GGAD没什么关系,大家可以直接从第二个开始看。


暴力排序是没有灵魂的,如果大家允许我拥有自己的灵魂,我想说,去前格林德沃吧吧主Calary  Chen的专栏找她翻译的《GGAD通信集》,去看看lemon drop《阅读未来》就可以了。





已完成(按字数排序)


No.1    兮漾


已完成  我变成老头?!  2009-10-12  636550字


No.2    ccabxyz


已完成  [HP|GGAD]晴空万里  2013-09-16  6980字


已完成  [HP|GGAD]我要炸学校  2013-09-11  287413字


已完成  [HP|GGAD]时间的玩笑  2013-06-30  14164字


已完成  [HP|GGAD]不得安宁  2013-08-05  54208字


已完成  [HP|GGAD]黑魔王的假日  2013-06-15  11783字


连载中  [HP]坑  2014-05-13  72752字


已完成  [HP]缄默人  2014-07-09  159655字


连载中  [HP]小段子集  2014-05-26  9792字


No.3    豌豆姬


已完成  HP少女的祈祷  2012-02-06  232254字


连载中  GGAD短篇合集  2012-02-28  3120字


已完成  [hp+夜访]重返人间  2014-12-28  203161字


No.4    水十方


已完成  黑魔王吸血鬼  2014-11-30  185562字


已完成  HP假如赢的人是他(GGAD)  2013-08-14  41381字


连载中  HP格邓短篇合集-水十方  2015-01-23  60921字


已完成  HP魔法献祭(GGAD)  2014-05-02  54528字


No.5    果酱勺子


已完成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HP同人)  2010-03-24  263919字


已完成  飞鸟(HP同人)  2014-02-04  1597字


No.6    解愁杯莫停


已完成  重生阿不思·邓布利多(hp)(GGAD)  2016-02-10  234664字


已完成  HP死后的世界  2015-12-16  6409字


No.7    Calary  Chen


已完成  [格林德沃/邓布利多]春来草自青  2008-06-15  3211字


已完成  [hp]邓布利多与格林德沃通信集  2009-07-13  19223字


已完成  [格林德沃/邓布利多]死境  2008-02-11  1766字


已完成  [格林德沃/邓布利多]命中注定  2008-05-11  11385字


已完成  [HP]抹去星辰  2008-08-12  5286字


已完成  [hp]陷阱  2009-07-26  2478字


已完成  [HP]相信爱  2008-06-23  12192字


暂停  [格林德沃/邓布利多]无尽牢笼  2008-06-29  5479字


已完成  [HP]不朽  2008-09-15  3508字


已完成  [格林德沃/邓布利多]我内心深处  2009-01-14  8724字


已完成  [格林德沃/邓布利多]伴影  2008-12-27  75194字


已完成  [HP]Insidious  Intents  2008-10-02  69842字


已完成  [格林德沃/邓布利多]去日留痕  2008-08-12  5248字


已完成  [HP]表达我爱你的七种方式  2008-03-22  3789字


No.8    唳鹤


已完成  [HP+神奇动物]沉沦  2018-10-01  190343字


No.9    


已完成  [HP]阅读《不得安宁  2014-08-16  71477字


连载中  hp阅读《凤凰社圈粉圈钱计划  2016-08-10  48446字


已完成  [HP]阅读《校长日记  2017-09-07  60188字


No.10    鹤蓝


已完成  HP  the  Lady  Behind  the  Dark  Lord  2018-10-25  171790字


No.11    墨中猫


已完成  (HP)金发的漩涡  2017-11-12  141922字


No.12    姚子


已完成  HP真心话大冒险  2013-06-17  20494字


已完成  [HP][伪ADHP]愿望轮回  2013-10-16  20644字


已完成  [HP][GGAD]颠倒的彼岸  2017-02-13  79186字


No.13    猜想卡夫卡


连载中  GG/AD山居年月  2017-02-02  3213字


连载中  白昼如焚  2017-03-11  6173字


已完成  [HP]昔日星辰  2014-09-11  94464字


No.14    路德维希1933


已完成  [HP]黄昏  2011-01-21  1784字


已完成  [HP]亲爱的,我吻到你了  2011-08-30  2167字


已完成  [HP]史上最花心阿不思!  2012-10-06  74609字


已完成  [HP]归乡  2011-02-23  2911字


No.15    毒伯爵斯内普


已完成  同路人  2011-11-17  75640字


No.16    袭嫣


连载中  [LVSS]HP命运的谜题  2013-09-10  28727字


已完成  [德哈/格邓]HP我最亲爱的敌人  2013-05-19  45495字


No.17    桥奈


已完成  [格林德沃/邓布利多]疯狂两月间(校译版)  2012-02-09  63971字


No.18    bethere311


已完成  [GGAD]如影随形  2015-08-22  11083字


已完成  [GGAD]春秋笔法  2015-08-05  5036字


已完成  [GGAD]盖棺定论  2015-08-01  5727字


已完成  [GGAD]觐见  2015-09-23  3870字


已完成  [詹莉/GGAD]约定俗成  2015-10-21  5876字


已完成  [GGAD]雪泥鸿爪  2015-08-10  4806字


已完成  [GGAD]格林德沃的生平与真相  2015-10-26  23500字


No.19    荆棘蔷薇


已完成  [HP/GGAD]明天永不到来  2015-04-05  5188字


连载中  [HP/GGAD]他们尚未相遇  2018-07-19  2246字


已完成  [HP/GGAD]Will  You  Forgive  Me?  2014-08-30  3171字


连载中  [HP/GGAD]死神的新娘  2018-09-20  42509字


No.20    茶杯喵


已完成  HP独白  2014-05-20  1415字


已完成  hp十二日  2014-04-13  46941字


No.21    顾寒衣


已完成  [GG/AD]畅销法则  2017-02-10  25928字


已完成  [GG/AD]中秋  2011-09-13  1174字


已完成  [GG/AD]余音  2013-03-27  1571字


已完成  [GG/AD]天堂一日  2014-03-19  1278字


已完成  [GG/AD]晚安吻  2013-12-03  1647字


已完成  [GG/AD]日间喜剧  2014-08-19  6377字


暂停  [GG/AD]蒙塔古记事  2017-08-07  4220字


已完成  [GG/AD]遗物  2011-08-26  1445字


已完成  [GG/AD]Always  Right  2011-10-26  1177字


已完成  [GG/AD]The  can  2012-01-11  2461字


No.22    猫小薇


已完成  一期一会(邓布利多&格林德沃  同人)  2007-12-07  31730字


连载中  Walk  with  dream  2007-12-28  15240字


No.23    名草


已完成  HPGGAD盖勒特掉进冥想盆  2015-03-16  23815字


已完成  GGAD伦敦大轰炸  2016-08-03  18023字


No.24    lemon  drop


已完成  HP尘封档案  2013-10-20  439字


已完成  [GGAD]来自德姆斯特朗的十三封信  2014-11-17  12830字


连载中  Nurmengard  is  Falling  Down  2015-08-10  28238字


No.25    獾式懵逼


已完成  HP/GGAD旧好  2017-10-10  23665字


已完成  HP/GGAD一张床单  2017-10-08  3778字


连载中  [HP/GGAD]Dark  Paradise  2017-01-17  5185字


No.26    SalomeG


已完成  [HP]Quid  pro  quo  2013-06-11  15596字


暂停  [HP]Tales  of  Electra  2013-07-29  16422字


No.27    红鼻子


暂停  HP-GGAD|越狱有理  2013-10-10  8300字


已完成  HP身后  2014-11-18  23120字


No.28    原胖胖减肥了吗


已完成  hp  骗子  2017-08-24  29712字


No.29    drsnarry


连载中  hp论在魔法世界玩梗的正确姿势  2017-10-07  25800字


已完成  hp  GGAD    守塔人  2017-05-05  3670字


No.30    行舟人


已完成  [HP/GGAD]Treatment  2017-12-30  16939字


已完成  [HP/GGAD]午夜独白  2016-05-08  12028字


No.31    湖中仙女


已完成  HP海峡  2015-09-19  2174字


已完成  hp[GGAD]佛罗伦萨之旅  2015-11-28  9994字


已完成  hp假如GGAD相遇在冬天  2015-11-28  10782字


No.32    树莓果酱


已完成  [HP]黑与金  2014-08-15  1825字


连载中  [HP]Oedipus(中文名:我的爸爸们)  2015-07-15  6645字


已完成  [HP]Someday(中文名:总有一天)  2014-01-31  1711字


已完成  [HP]The  Train  Ride  to  Paradise(中文名:开往天国的火车)  2013-10-22  2909字


已完成  [HP]Victory(中文名:胜利)  2014-04-17  2818字


已完成  [HP]华盛顿一日游  2014-04-24  1618字


已完成  [HP]书内书外  2014-05-14  817字


No.33    比丘沉鹿


已完成  HP对面的男孩看过来(GGAD)  2016-04-29  18047字


No.34    黑白魔王


连载中  [HP][GGAD]旁观者清  2016-07-17  2746字


已完成  [HP][GGAD]双双重生  2013-11-02  9423字


已完成  [HP][GGAD]物是人非  2014-06-30  694字


No.35    风奉玄


已完成  一球一魔王  2016-04-26  11847字


No.36    Allodo


已完成  [HP]  Rise  like  a  Phoenix  |  (GGAD)  2018-10-15  3391字


已完成  [HP]  Stir  up  the  Beast|  (GGAD)  2018-10-15  7748字


No.37    暮森豆


已完成  [HP]狼人杀游戏·十二巫师  2017-05-01  8555字


No.38    明墨央


已完成  [HP]灿若千阳  2015-12-15  8502字


连载中  [HP]黑魔女  0000-00-00  0字


No.39    影之魇


已完成  湛蓝的阳光  2008-04-14  609字


连载中  时光不流逝(HP邓格同人)  2008-04-19  6451字


No.40    顾纫兰


暂停  [hp/GGAD无差]海心两月行  2017-04-30  5311字


已完成  [hp/GGAD]白黑  2017-07-23  459字


已完成  [hp]三个音乐家的故事  2017-04-13  1152字


No.41    苏氏美乃滋


已完成  [HP-GGAD]两个人的另一场冒险  2011-06-02  6656字


No.42    玄棂珏


已完成  [HP]The  greatest  good  2010-02-18  6570字


No.43    西札


已完成  Lifetime  I  Spent  With(Or  Without  You)  2012-02-02  6299字


No.44    莫奈的睡莲


已完成  HP名垂青史[GGAD]  2014-06-04  1043字


已完成  HP短篇翻译GGAD  2014-11-27  5001字


No.45    容天


已完成  [HP]白与黑  2009-08-23  5498字


No.46    何以萧然


已完成  橘子皮与美中年  2010-12-29  5310字


No.47    绮蝶夕


已完成  [HP]老魔杖持有者的梦境  2014-04-13  4722字


No.48    飞起来的圆圈


已完成  [HP]1899(格邓)  2014-06-08  4483字


No.49    真金白银钻石


已完成  HP  第77号任务  2018-02-18  1703字


连载中  hp  论绿茶对于历史进程的推动作用  2018-03-30  2363字


No.50    冬喵


已完成  [hp]假如邓布利多是女生  2018-06-10  3976字


No.51    莫澄璐


已完成  HP/GGAD忏悔录(格邓)  2018-08-28  3356字


No.52    雾十


已完成  [HP/GGAD]一次愉快的采访  2016-11-27  3197字


No.53    朵朵爱Voldy


已完成  [HP]囚禁的年少  2013-03-16  3153字


No.54    一秋生橙实


已完成  [邓布利多/格林德沃(ADGG)]1944年冬  2011-09-14  3012字


No.55    Amaoto


已完成  The  Ash  2014-07-17  2727字


No.56    Mint薄荷糖


已完成  [GGAD]陌生人  2016-12-19  2573字


No.57    虚诞


已完成  [GGAD]予我火光  2018-08-27  2469字


No.58    琳离星惜


已完成  【未授翻】GGAD心之所欲/Heart's  Desire  2018-08-08  2096字


No.59    孺江


已完成  [HP/GGAD/神奇动物在哪里]给邓布利多教授的一封信  2016-12-04  1909字


No.60    孤星与晓


已完成  HP年轻的岁月里  2012-07-06  1881字


No.61    源千问


已完成  甜甜的  2015-12-05  1811字


No.62    刘居延


已完成  HP中巫师  2015-03-21  1587字


No.63    裴谒


已完成  HP  夜深忽梦少年事  2015-08-05  1456字


No.64    七七以久


已完成  HP:闹够了没有  2015-11-16  1414字


No.65    饺子不加香菜


连载中  ggad失之我命  0000-00-00  0字


已完成  ggad得之我幸  2018-08-18  1157字


No.66    猫咪黑黑


已完成  老邓,你怀了!!!  2010-10-20  1132字


No.67    铃铛铛


已完成  [HP/GGAD]厄里斯魔镜  2011-03-10  920字


No.68    惟君负忘V


已完成  GGAD高塔上的金发公主  2018-06-02  565字


No.69    摩耶之幕


已完成  [HP][GGAD]格林德沃今天也在校长室门口跪冥想盆  2018-06-28  525字


No.70    独孤倾夏


已完成  [HP]西洋水仙之泪  2016-03-06  409字


No.71    语斜栏


已完成  [GGAD][盖勒特:如何成为一位成功渣男]与[阿不思:如何与渣男HE]  2016-08-19  373字




 连载中


No.1    五部曲系列


连载中  GGAD同人《燃情岁月  2018-11-11  1356611字


No.2    蔼蔼云山


连载中  [HP]逆光  2018-06-08  197065字


No.3    将身化龙魂


连载中  人间放纵[综]  2018-09-13  186397字


No.4    白柠


连载中  [HPAD]旅伴The  companion  of  a  soul  2014-10-30  3555字


连载中  [HPAD/GGAD]变形  2014-06-29  51214字


连载中  [HPAD/GGAD]死亡的主人  2014-08-16  119888字


No.5    云辞墨笺


连载中  HP(GGAD)一世纪之后  2018-10-02  169088字


连载中  [HP](GGAD)一世纪之后  0000-00-00  0字


No.6    买椰子的熊


连载中  [hp]GG/AD  直到1945才相识  2011-04-10  4945字


连载中  [HP]GG/AD  Spell  My  Name  2011-08-14  159485字


No.7    画楼十二


连载中  [综英美]时间裂缝  2018-11-14  126345字


No.8    未落


连载中  再次相遇(HP同人)  2011-06-15  113070字


No.9    侧耳偎何


暂停  HP醉桃源  2012-03-16  99429字


No.10    元嘉左


连载中  [HP]柠檬雪糕  2010-02-27  97754字


No.11    Iris不在


连载中  (HP)  My  dearest  2018-10-02  89562字


No.12    凌均


连载中  HP[GGAD]二十年间  2017-01-14  67397字


连载中  GGAD魔王的职业规划  2017-01-14  18697字


No.13    么么嗒


连载中  LVHP  绝望  2014-08-12  66741字


No.14    奈何明月照清渠


连载中  R(德赫)  2018-10-04  43297字


No.15    Kansuu


连载中  [HP/德哈]未竟之愿  2018-11-08  39028字


No.16    莫子浔


连载中  [哈利波特]跨越时空来爱你(韦斯莱双子)  2018-11-03  37480字


No.17    沧晗


连载中  [HP]赫罗伊克消亡篇  2018-05-12  36436字


No.18    吴家小哥姓张


连载中  HP纽特的幸福生活  2017-01-13  34469字


No.19    404Unfound


连载中  [HP]赫敏·格兰杰与火焰杯  2017-09-10  34229字


No.20    夜幕下的卡多雷


连载中  [神奇动物在哪里]Suger——魔法、律法与办法    2017-02-04  34073字


No.21    颜茵


连载中  当巫师在禁止使用魔法的暴风雪山庄遇见密室杀人事件时该怎么办  2018-02-08  32407字


No.22    谢星云


连载中  [综英美]死亡之主  2017-11-15  31690字


No.23    鐮汐


连载中  [HP]孤傲者的歌、昔影。紧密交缠的安魂晰乐,和柔情酣眠的深觉乌托邦(GGAD)。  2016-05-03  30936字


No.24    距梵高两个莫奈


连载中  [HP]麦琪的礼物  2015-12-15  27257字


No.25    谓雨


连载中  [HP]霍格沃茨,一段基史  2015-08-15  22954字


No.26    笔盈盈的花儿


暂停  [HP]妻管严  2011-12-08  20493字


No.27    秋子曦


连载中  HP之沙漏  2016-12-01  18391字


No.28    颀秋


连载中  hp这个世界怎么能这么奇怪  2017-12-30  17158字


No.29    白鲤s


暂停  hp自囚  2018-04-20  17115字


No.30    青石路上的萝卜


连载中  阅读斯莱特林之水  2018-10-21  16088字


No.31    棠解九卿


连载中  【贾尼/锤基/盾冬】破碎故事之心  2018-08-20  15321字


No.32    loup


连载中  hp纽蒙迦德的人家  2017-07-31  15268字


No.33    不觉寒


连载中  hp塔纳托斯之剑(GGAD)  2016-07-16  6455字


连载中  (HP)When  The  Sun  Goes  Down  2017-09-21  8523字


No.34    扎姆


连载中  纳比斯触角  2009-08-23  14613字


No.35    戏问红尘


连载中  [hp]GGAD视频总结及歌词  2016-10-08  10856字


连载中  [HP]夺舍重生(第二部)  2016-02-23  3401字


连载中  [综]天马行空  2016-04-07  321字


No.36    四十千


连载中  GGADBrief  eines  Unbekanntens  2017-04-03  14335字


No.37    柠檬掉下来


连载中  (HP)为什么我们需要一部更原著向的电影  2013-09-23  14291字


No.38    Sarrah  Selene


连载中  岁月湮灭的过往  2010-09-22  12082字


No.39    河粉sama


连载中  hp  (dh)  Friends  or  lovers  2015-04-20  11834字


No.40    Albusia昭延君


连载中  [HP]兄控阿利安娜(格邓GGAD)  2014-04-26  7938字


连载中  [HP]Afterlife(格邓GGAD)  2014-04-27  2834字


No.41    笠囸


连载中  [HP/ggad]传奇再续  2018-04-11  10020字


No.42    楚河汉界


连载中  [HP]魔王爱人GGAD  2014-09-18  9406字


No.43    幸无雨


连载中  hp你在心头至深  2017-09-15  8789字


No.44    JSherkeeP


连载中  [HP]珍妮·邓布利多·格林德沃  2018-07-08  8068字


No.45    司琴半夏


连载中  [GGAD]倒带重来  2017-09-16  7612字


No.46    南湖居士


连载中  HP年轻的邓布利多  2014-01-27  7511字


No.47    碌碌而为


连载中  HP碌碌而为  2014-05-26  7253字


No.48    醉饮蓝风


连载中  [HP]马基雅维利主义者  2012-10-02  7020字


No.49    Lord


暂停  HPTill  Death  Bring  Us  Back  2013-04-10  6765字


No.50    张二陵


连载中  [HP/GGAD]世界的规则  2017-01-26  6735字


No.51    Queenie


连载中  HP破镜重圆  2017-06-18  6703字


No.52    七夜谈


连载中  [HP|GGAD]量子力学  2014-10-12  5623字


No.53    Prudence


连载中  纽蒙嘉德的对话  2012-03-12  2991字


连载中  舞会之后  2012-03-12  2377字


No.54    猫猫Alice


连载中  HP童话  2012-06-23  5146字


No.55    白桃不多


连载中  [GGAD]生为挚爱  2017-11-17  5140字


No.56    梓瑜


连载中  [X战警+HP]今天开始揍魔王  2014-08-06  4952字


No.57    云宇墨


连载中  (hp)小红帽和狼先生  2018-09-21  4769字


No.58    秋本无心


连载中  HP  GG&AD;同人推荐  2012-08-26  4005字


No.59    焯曲


连载中  HP希特勒之死  2016-06-17  3971字


No.60    八月初八


连载中  架空妄想纪事  2012-01-24  3740字


No.61    甜汤骑士


连载中  (综+主HP)向虚无之神许愿  2012-05-18  3651字


No.62    Alice安德莉雅


连载中  此痛将为你所用  2018-11-14  3124字


No.63    OJZ


连载中  HP这只是一个乡村小故事  2010-05-24  3086字


No.64    麦野凉


连载中  [HP]格林德沃的凤凰(GGAD)  2013-08-30  3062字


No.65    青枝成思


连载中  Victor's  laurel[HP  AD/GG]  2014-12-26  2888字


No.66    阿不思格林德沃


连载中  阴差阳错  2016-10-15  2714字


No.67    罗斯默塔的蜂蜜酒


连载中  [HP]君生我未生  2011-10-03  2395字


No.68    暨莫


连载中  [HP]信(GGAD)  2013-10-09  2378字


No.69    WordsKiller


连载中  囚徒计划  2018-01-02  2215字


No.70    Patronous


连载中  [HP]世界二三事  2015-07-03  2152字


No.71    牛皮纸的活点地图


连载中  HP走失  2017-09-02  2060字


No.72    倪克斯


连载中  HP之黑白双翼  2016-08-05  2028字


No.73    封君芸恬


连载中  [HP]回溯  2018-08-27  878字


连载中  [主HP]你怎么知道我姓章  2018-08-16  1114字


No.74    渊郁


连载中  hp当我们老去  2016-12-14  1969字


No.75    潇湘竹叶


连载中  [HP]校长反攻记  2018-07-30  1811字


No.76    暗巷电灯s


连载中  GGAD日落之前  2018-03-16  972字


No.77    茗奕


连载中  HP同人身为红娘  2017-10-05  773字


No.78    papiyas


连载中  GGAD二十字微小说  2013-01-24  624字


No.79    大海航行靠摸鱼


连载中  梗  (GGAD)  2017-07-06  541字


No.80    紫瞳妖狐


连载中  我永远只爱你,盖勒特  2011-05-28  282字


No.81    小红狼与大灰帽


连载中  HP时光之门  2018-07-30  2字


No.82    反舌鸟


连载中  [HP]阿不思先生与我  2015-02-17  1字

sy Fox:

码着以后写文

壹陆illu:

整理了从开服到现在的系统邮件,四位都全啦,希望各位夫人喜欢~

叠纸的文案确实挺用心的,通过邮件都能看出每一位的性格特点。

下面是我的一句话总结 

许墨:你是我黑夜中的灯火。

白起:就这样和你在一起就很好。

李泽言:我的每一句笨蛋都不是骂你,是确认。

周棋洛:你是我最最可爱的薯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