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罱

sy Fox:

码着以后写文

壹陆illu:

整理了从开服到现在的系统邮件,四位都全啦,希望各位夫人喜欢~

叠纸的文案确实挺用心的,通过邮件都能看出每一位的性格特点。

下面是我的一句话总结 

许墨:你是我黑夜中的灯火。

白起:就这样和你在一起就很好。

李泽言:我的每一句笨蛋都不是骂你,是确认。

周棋洛:你是我最最可爱的薯片小姐。

摘纪录:

摘纪录:



选择与你步伐一致的人同行,如果没有,那就一个人。


感谢推荐




【EC】Forever Wild(八)

叁弎:

传送门: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时间过太久了,就把之前的章节都捡起来看了一遍——原来我以前是这种风格吗?再变回去有点难!


————————————————————————————————————————————————————————————————


***


越过了柯霍尔森林,便进入了多斯拉克海的腹地。他们穿梭在无垠的大草原里,又高又厚的荒草在微风下舒展着,然后被马蹄践踏成破碎的浪花,放眼望去几乎全是绿色,唯一不同的只有头顶碧蓝的天空,还有偶尔路过的野狗与马群。


Charles凝视着远处的山峦,它仿佛已经和地平线化为了一体,无论怎么靠近都无法收拢距离。数万人的卡拉萨都要沉在这片海里,化作一颗颗不起眼的水珠。他几乎都要把距离的概念从脑海中抹去了,直到那一天,他在太阳午后的骄阳下抬起头,看见了那两匹骏马。


没有建筑,没有碑铭,甚至连一块小小的路牌都没有。这里不是任何道路的起源,也不是任何游人的终点,这里只有两座巨大的青铜雕像,后蹄落在顽石筑成的基座上,前蹄高高的抬起,在距离地面足有百余尺高的半空点在一处,仿佛这两匹史前的巨马正相对昂首嘶鸣,又仿佛被刻意安置在此,守卫着这道无形的城墙。它们的用料未必有西彻斯特的宫墙精细,表面也早已在长久的风沙中磨砺成砂,但那栩栩如生的线条、浑然天成的姿态,还是让Charles着迷得勒住缰绳,屏住了呼吸。


“马门。”他喃喃自语着。


“是的。”身边的Erik也停了马,并示意身后的卡拉萨稍安勿躁。他侧过身来打量着Charles脸上的表情,眼底流露出几分笑意。


“这太不可思议了。”Charles毫不掩饰自己的惊叹,比划着向Erik询问,“我是说……它这么大,这么高!你们究竟是怎么凭人力筑起来的?”


“我们。”Erik提醒他。


“……好吧,我们。可即使是在自由联邦,也要花重金召集上百个能工巧匠,花上数十年的时间,才能筑起这样的奇观。更何况这里是草原的腹地,哪里来的青铜?”


“我也不知道。”Erik耸耸肩,“它们一直矗立在这里,穿过以后,就是维斯·多斯拉克。”


“它们美得惊心动魄。”Charles赞叹道,“可是我没有看到任何的建筑。”


“要继续往前走。”Erik耐心地回答,“城区在圣母山和子宫湖交汇的地方。”


Charles这才注意到身后的整个卡拉萨都在原地静静地等着他们聊天,不由得生出几分歉意,埋怨起来,“Erik,你为什么不提醒我?”


“没必要。”Erik无所谓地回答,“你爱看多久就看多久,让他们等。”


他大约注定是个独裁的暴君,但Charles可不想让卡拉萨久等。他晃了下鞭子,示意Erik领路,自己策马紧随其后。震耳的马蹄声又响了起来,他在穿越青铜门的时候忍不住又仰起头,看向了半空中那青铜的马蹄。


维斯·多斯拉克。


马王之城。








***


诸神之道的两边满是无人敬拜的石像,有不少已经四散开裂,或是倒在路边任凭风雨侵蚀,野兽啃食。肆意生长的杂草荒芜了它们的面容,纵使博览古书的Charles也分辨不清它们的来历。也许他们是英雄纪元英明睿智的国王,又或者更早,是黎明纪元中翻手为云的神魔。但无论如何,他们的名字早已随曾经的信徒们一起,消失在了亘古不变的风里。


Charles默默地看着,心下有些感慨。似乎从他离开西彻斯特开始,就一直感慨于自身的渺小,肉体和精神皆是如此,往日瞩目的一方天地在恢弘的世界面前恍如尘埃。他咬了咬嘴唇,握紧系在颈间的蓝宝石项链,收敛了心神。


他还没有资格抛下一切,驰骋于这片汪洋中,因为故乡还有人在等他。他们信任他、依赖他,效忠于他,所以他也必须回应他们的期待,无论如何,都要达成此行的目的。


尽管一切早已超出他的预期。


他飞快地看了眼一旁的Erik,后者浑然不觉地骑在马背上,黝黑的发尾在颠簸间扫过挺立的背脊,斜阳拉长了他的影子,覆盖在Charles身上挡住了复杂的目光。


“过会儿,我得先去圣母山顶祭祀诸神,感谢他们的庇佑。”Erik说,“如果有人来召唤你,不要一个人去,先敷衍一下。”


“你指多希卡林?”Charles回过神,诧异地问,“可我们的目的不就是来觐见他们的吗?”


“是。”Erik的神情有点严肃,“但他们……总之,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去。”


Charles看出他不想多谈,于是听话地点点头,应下了。


宽阔的主路逐渐分叉成交错的支路,他们越过了人头攒动的西市,继续往东走。西彻斯特的布局是拥挤的,周正的,从中心的宫殿开始沿着轴心整齐划一地向外延伸。而维斯·多斯拉克却很随意,毕竟它漫无边界,所以商铺和房舍都东一处、西一摊的。就连建筑的风格也无比任性,随着主人背景的不同而展现出迥异的风情。古朴的编织营帐和金碧辉煌的金字塔挨在一处的样子似乎应该是可笑的,但Charles偏偏觉得这儿有种自由散漫的魅力,像是海盗的藏宝处,堆满了从全世界搜罗来的精品。


与自由联邦那儿奢侈的行宫不同,Erik在这里的“家”是用大理石砖砌成的宽阔宫殿,圆形的石柱撑起了这栋两层楼的建筑,看上去既简洁又恢弘。周围环绕着成百上千座同样风格的屋子,是他的卡拉萨落脚的地方。他们在门前的空地上落了马,卡拉萨四散开来,有些回到屋内修整,有些去往马场为自己的爱马寻觅鲜嫩的草料。Charles自己的卡斯也围拢过来,环在他的身边。


“你们照顾好卡丽熙。”Erik吩咐道,“在我回来前保护好他,不许离开半步。”


“哪有这么夸张。”Charles推了他一下,“去吧。”


Erik没动,钉在原地握着他的手捏来捏去。Charles无奈地回握住,承诺道,“我哪儿都不去,等你回来再说,好吗?”


“记住我刚才跟你说的话。”Erik又提醒了一遍,在Charles点头后才带着护卫离开了。


“我们去哪儿呀,Charles?”Erik一走,Logan就笑嘻嘻地开口了,“刚才的市集那么热闹,不如去逛逛?”


另外几个多斯拉克人还没明白过来,稍微了解一些通用语的Scott就愤怒地瞪了他一眼,“卡奥说了哪儿都不能去的!而且你这个外族人,怎么敢直呼卡丽熙的名字!”


“这个瘦子在说什么?”Logan挖了挖耳朵,“叽里咕噜的。”


Charles无奈地用通用语向他解释,“这里对我们来说完全是陌生的,Logan你就不要到处乱跑了,免得又惹出什么事。还有,你都已经跟我们混了那么久了,好歹也学一下多斯拉克语吧。”而后,他又换了语言安抚Scott,“Logan已经是我们卡斯的一员了,你也不要一直说他是外族人了,试着和平相处一下。”


Logan和Scott都勉为其难地点了头,但没用,依旧是相看两相厌的样子。Charles揉揉眉心,觉得只有几个人的小小卡斯竟然比整个西彻斯特还让他头疼。


“你们随意吧,我去休息了。”








***


他在族人的指引下找到了Erik的房间,意外地发现布置其实很朴素,无非是一张床、一副桌椅,一个用来摆放武器的架子和一个俯瞰风景的露台。


他想起Xavier家族的宫殿,在那对父子入住后便琳琅满目地摆满了各种装饰,填充着他们无聊的虚荣心。而就在他们的土地上,农夫们的仓库却越发空旷,知道这里鲜有利可图,就连过路的商贾也日益减少,可那对父子却对此视若罔闻。


Charles托着腮,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他们的婚礼。不过一个多月的功夫,却仿佛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他们在婚礼上收到的那些奇珍异宝,Erik其实只留了一小部分,其他的都陆陆续续赏给了有功的族人。


我能不能把西彻斯特交给他呢?他解下弓箭,靠坐在椅子上踌躇。Erik固然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但多斯拉克人的生活方式却与他的认知格格不入。他们不耕种、不劳作,靠狩猎和械斗来获取食物、利益和地位。在“文明人”的堡垒里,他们被比作狼群,凶猛,残暴,并且毫无怜悯之心。


他把脸埋进膝盖里,终究还是不敢做这个决定。


如果多斯拉克人是狼,那么西彻斯特的人们大概只能算是被狩猎的羔羊吧。他叹了口气,恰在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打断了挣扎的思绪。


“卡丽熙,我是来给您送水果的。”


“啊,请进。”


一位蒙面的侍女端着果盆走了进来,她身材窈窕,金色的卷发随意地披洒在圆润的肩头,令Charles不由得想起远方生死未卜的妹妹。Raven也有这么一头金发,只不过比她年轻些,若是计划顺利,Hank应当已经把她救出来了,可是为什么……


“一路上辛苦了,卡丽熙。”侍女放下果盆,弯下腰向他行礼,“卡奥让我们为你准备了热水,要不要随我去沐浴?”


Charles一怔,然后迅速地从桌上的箭囊里抽出一支箭矢,用锋利的箭尖抵住她的咽喉。


“你是谁?有什么目的?”


侍女仿佛没料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一双美目无辜地睁着,楚楚可怜,“我是这里的侍女啊,怎么了,卡丽熙?”


“Erik一下马就走了,我并没有看到他吩咐过任何人。”Charles的手没有放开。


侍女眨了眨眼睛,毫不紧张地笑着,“就不能是他偷偷吩咐,想给你一个惊喜吗?”


“Erik才不会这么拐弯抹角。”Charles盯着她的眼睛,质问道,“你到底是谁?”


“也是。”侍女叹了口气,“我原本想说是Azazel的意思,但想着你未必会给我开门,还是冒险试了。”她眼尾一挑,无端透露出几丝风情,“Charles,你再这么盯着我的眼睛,吃亏的可是自己噢。”


冰蓝色的虹膜倒映出了他的身影,侍女的目光闪了闪,Charles的脑海里忽而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他不由得捂住额头,手指也失了力气。那枚箭矢落下来,撞在地面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那群老不死的让我来传唤你,却被门口的人挡了下来。”假冒的侍女解下面纱,对他露齿一笑,“Erik都不敢挡我,你的卡斯胆子倒是很大嘛。”


“你……”Charles蜷起身体,“你到底是……”


“Emma Frost,你也可以叫我白皇后。”Emma从果盘里拈起一枚沙棘果,“身份嘛,是Erik的前任卡丽熙。”


针刺般的痛感迅速地来,又迅速地褪去,但Charles的手却没从额头放下来,他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什么?”


“嗯,就是这样。”Emma把果子扔进嘴里嚼着,“我就好奇Erik会找一个什么样的Omega呢,果然也是个蓝眼睛白皮肤的,品味真不错……哎哎,你别哭啊。”


“我没有哭。”Charles抿住了嘴唇。


Emma歪过头看了他一眼,忽而伸出染成银白色的指尖捏了捏他的脸颊,“真可爱……好啦,不逗你。Erik的确叫过我卡丽熙,可那时我的卡奥却并不是他。”她收起轻佻的表情,整了整衣装,“我是多希卡林的一员,这样说你能不能理解?”


Charles回过神来,戒备地绷紧了身体,“你是Erik前卡奥的遗孀?”


“不用害怕。”Emma摊开手掌,“好歹有点渊源,我不会对你出手的。”


说得好像刚才让他头疼的人不是她一样。


Charles琢磨不透她的来意,犹豫着提了个无关痛痒的问题,“那个疼痛感……是怎么回事?”


“恐怕得等你加入多希卡林后我才能告诉你了。”Emma摆摆手,“你想杀掉Erik提早加入吗?我不介意出手帮你。”


Charles怔住了,“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杀他?”


“你刚才想得太大声了。”Emma抚着唇微笑,“傻小子,你才几岁?藏了那么多事在心里,真不容易。”


“你到底想干什么?”Charles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声。


“好奇,来看你一眼而已。”Emma拍了拍他的肩膀,步履轻盈地向外走,“Erik也是个傻的,你们凑合凑合也许是能过的。至于多希卡林那边,反正话我已经带到了,抽个空去看看那些老不死的吧。”


门外的脚步声渐渐地远去,她居然就这么离开了,留下Charles一个人兀自站在原地,犹疑地咬着嘴唇。过了好久,他才缓缓地坐了下来。他用僵硬的手指捡起地上的箭矢,把它重新放回箭囊里,然后,对着露台外的天空发起了呆。金红色的夕阳落在不远处的圣母山上,山脊仿佛化作了火炉中的刀刃,妖冶地挥洒着光芒。


他知道Erik此时就在那里,他的日和星,他的愁与结。








TBC.


————————————————————————————————————————————————————————————————


马门:电视剧里长这样,然而马丁老爷子的原著是几百尺,换算至少百米吧,非常巍峨,请自行脑补。



Chase(二)

叁弎:

传送门:第一章


——————————————————————————————————————————————


(二)


***


“这该死的雨!”


Raven顶着头湿漉漉的金发,低声诅咒道。


在地铁口站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招到Uber,她索性一口气冲进雨幕,风风火火奔回了家。关门、踢鞋、扔包,一气呵成。在泡了半小时热水澡后,她终于又活了过来,美滋滋地敷着面膜走进了卧室,打算看看新一集的The gifted更新了没。


就在这时,玄关处传来了可疑的抓挠声。


“谁?”Raven警惕地捏住了击球棒,轻手轻脚走进客厅。作为一个单身独居女子,她可向来不乏防身的工具。只听见那动静止息了片刻,又变本加厉起来,甚至还伴随着一些奇怪的吼声。


“喵唔……嗷呜呜呜!”


莫非是附近的野猫在打架?Raven心下生疑。她慢慢将大门打开了一条缝,窥向外边。只见门口蹲着一黑一白两个湿漉漉的毛团子,眼下,那黑团子堪堪收回了锋利的尖爪,一双碧绿的眼睛正炯炯有神地盯着她看。


“Magneto!小混蛋,还知道回来!”Raven激动地一把把它抱了起来,来回搓揉,“——啊!你抓烂了我的门?!”


门的主人一生气,手下的力道就失了分寸。


“嗷呜——!!!”


Erik愤怒地在她手里扭动。这女人,要不是现在有求于她,早就用爪子在她手背上划拉划拉了。它不客气地一拧身子,从Raven的钳制中滑出来,跑到Charles的身畔蹭了蹭它的脸颊。Charles恹恹地睁开眼睛,朝Raven轻轻叫唤。


“喵……”


“嗯?”Raven这才看清了另一只毛团子的样子,“Professor?!你怎么会在这里?咦,你们一起来的?”


Erik停止了动作。


“喵呜?”


你们认识?


“喵喵……喵……”


嗯,Raven经常来喂我们。


Charles翻转身子,乖巧地把脑袋搁在前爪上,露出了受伤的后腿。Raven一眼看到了那簇沾染着血块的毛发,对Erik的秉性十分了解的她,顿时又脑补了一出欺凌弱小的恶霸行径,不由得痛心疾首。


“Magneto干的?”她手痒痒地又想掐某个毛团了,“我帮你报仇!”


“喵呜!嗷嗷呜!”


Erik愤怒地一尾巴抽在她手背上,又拿鼻尖继续拱Charles的后腿。怕弄疼他,也不敢太用力,只轻轻地蹭一蹭,然后抬起头来冲Raven叫唤,往复两次后Raven终于弄懂了他的意思。


“你……是要我帮他治疗?”Raven不太确定地问他,“你有那么聪明?”


Erik翻了个白眼,不打算搭理愚蠢的人类。Raven蹲下身,将手掌轻轻放在Charles的颈间抚摸,“乖,不要害怕,给我看看。”


Charles闭起眼睛,喉咙里咕噜咕噜的,Raven这才放心地拨开他长长的毛发,审视起了那处伤口。


“是车祸吧?”她很快判明了原因,“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不能只用绷带包扎,得去医院看看。”


她急匆匆去房间拿电话了。Erik在Charles的身旁趴了下来,略感担忧。


“你还好吗?Raven说要去医院。”


对Erik来说,医院是他绝对不想再去第二次的地方。


“唔……”Charles也不是很喜欢医院,“Raven是好人,我相信她。”


“好吧。”Erik眨眨眼睛,用笃定的语气向他许诺,“放心吧,有我在呢。”


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差点又把Charles逗笑了。Erik跟他以前认为的样子的完全不一样嘛。他想了想,问道,“你也认识Raven?你是她的猫吗?”


“不。”Erik甩了甩尾巴,“她是PETA的,算是帮过我一次吧。”


“帮?”Charles不是很明白,“你是指收养吗?”


“怎么可能。”Erik嗤了一声,“人类才不配令我俯首称臣。”


Charles点点头,他还想跟Erik再聊聊,可Raven已经拎着个出行箱走了过来。


“我放了块垫子,你小心些不要碰到伤口噢。”她小心翼翼地把Charles抱进箱子里,又看向脚边的另一只猫,“你呢?要跟你的朋友一起来吗?”


朋友?Erik思忖着,这女人还算有点眼光。


他嗷呜一声,扯着Raven的外套下摆,跳上了她的肩膀。


“哎——!”猝不及防的,Raven被他甩了一脸雨水,“你这个混蛋!我一会儿还要去见McCoy医生呢!”


她抹了把脸上的水珠,心下戚然。


来不及化妆了……唉,幸好刚才敷了张面膜。








***


当Raven千辛万苦抢到的出租车终于在兽医院前停下时,Hank已经在大厅里等着他们了。对于这样周到的服务,Erik表示基本满意。人类在那边交流的时候,他围着Charles的出行箱绕来绕去,试图用牙齿和爪子打开那封住的锁扣。


“Erik,”Charles睁开眼睛,轻轻地叫他,“别动了,我没事。”


在医院的白炽灯下,他的眼睛显得更蓝了。


Erik依旧为那扇格挡在他和Charles之间的铁丝网耿耿于怀,但他还是听话地收起了爪子,蹲在一旁乖乖等着。


“要拍一下X光片,”Hank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告诉Raven,“如果骨折的话,还要做手术。”


做手术!Erik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他担忧地看向Charles,发现后者也正朝他望过来,眼底盈着一抹浅浅的恐惧。


“你不要害怕!”Erik立刻表示,“手术什么的是小菜一碟,不会疼的!”


“我不是……”Charles下意识地想要否认,但Erik关心的样子令他多少放下了一点矜持,“好吧,我有一些害怕。”


“我做过很多次了,”Erik安抚他,“没事的,忍一忍就过去了。”


很多次?Charles有点困惑,为什么一只猫会做过很多次的手术?


他还想再问,但Hank已经打开笼子,将他抱了起来。


“来吧,小家伙。”Hank轻声道,“乖一点,我们是来帮助你的。”


Charles努力地转动脑袋,往下看。Erik果然正围在Hank的脚边,一扑一扑的挠他的白大褂。


“Erik!”有一件Charles原本想等治好伤后自己去做的事,眼下看来是来不及了,只得匆忙托付给在场唯二的猫,“汉堡店!Kurt!”


“好!”Erik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Kurt长什么样?”


“蓝色的,黑色条纹。”Charles急匆匆地告诉他,“跟Kitty差不多大小。”


“喵呜!”Erik立刻表示,“明白了。”


“看呐,”Raven对着这两只喵来喵去的猫猫感慨,“他们俩还依依不舍呢。”


愚蠢的人类。


Erik甩甩尾巴,闪电一般地奔出了医院。


“诶?”Raven才刚目送着Hank走进检查室,一回头就发现Erik不见了,“Magneto走掉了?可惜,我还想给他洗个澡呢。”


在雨幕里疾驰的Erik突然打了个喷嚏,他甩甩头,满不在乎地继续寻找Charles的“孩子们”了。








TBC.



Chase(一)

叁弎:

街头boss猫Erik/另一只街头boss猫Charles。


写不动正剧,容我吸口毛茸茸先。


 @三禾君 谁说我爽完就不写了,哼唧。


——————————————————————————————————————————————


***


傍晚时分下起了雨,一直从暮色昏沉下到黑夜降临。纽约的主干道上却依旧车水马龙,亮起的前照灯被雨水氤氲成朦胧的光圈,映着霓虹灯的光芒,更是衬得整座城市光怪陆离。


潮湿冰冷的天气多少有些影响行路人的心情,前方的一辆车熄火了,堵得不少司机暴躁地敲起了方向盘。不会有人发现,一只棕色的小猫穿梭在车流间,轻轻叼起行人丢下的小半块汉堡。骤然响起的喇叭声把她吓了一跳,正顾盼间,堵在最前方的车辆终于点上了火,此起彼伏的发动机轰鸣令她措手不及地愣在原地,眼看着就要被一辆出租车撞个正着。


完蛋了!Kitty绝望地睁大了眼睛。


耳畔传来细微的风声,一道白色的影子划过车前。驾车的司机下意识地眨眨眼睛,还以为自己见到了都市里的幽灵。真的是幽灵吗?他困扰地拧起眉头,可幽灵没有实体,他却分明好像蹭到了什么东西。


这一迟疑,身后的喇叭再次连成一片,司机摇摇头,踩下了油门。


而此时,Kitty却已被一只身形大一些的白猫叼着后颈,带到了路边。他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本该是世间最温柔的颜色,此时却严肃地像是结了冰。


“你不该跑到人类的道路上的。”他喉咙里发出低哑的呵斥声,“太危险了!”


“抱歉,教授。”劫后余生的Kitty喵喵叫着,“我只是……”


“别解释了。”Charles低下头,拿鼻尖拱拱她,“回家吧,你的父母很着急。”


“可是……”Kitty向他投去担忧的目光。Charles前爪撑着地面,蹲坐在马路边,他长长的毛发沾了点水,没有往日那般威风凛凛,看着却依旧十分可靠。Kitty稍微放下心来,也许,刚才那细微的撞击感只是她受惊后的错觉。


“怎么了?”Charles甩甩尾巴,催促她,“快回家吧。”


“教授你呢?你不回去嘛。”


“还有个小家伙溜到外面玩了,”Charles哄她,“我得把他抓回来啊。”


Kitty果然信以为真。


“Kurt去街角那家快餐店了,”她告诉Charles,“他说拎着外卖袋的客人会比较容易给他食物。”


“知道了。”Charles无奈地呼了口气,“赶紧回去吧,小家伙,别再去危险的地方找吃的了。”


Kitty点点头,放心地钻进小巷,不见了。Charles这才稍微松懈下来,他看了眼兀自落泪不止的天空,尝试着迈前一步,却整个身体都趔趄着,倒进了身边的一滩雨水里。


果然,他看着蜷曲的后腿,暗自叹气。


从白皙绒毛间汩汩流淌而出的血液溶进雨水里,很快消失不见,可这并不意味着那疼痛的伤口也就此消失了。他咬咬牙,撑起前爪,努力向前攀爬。


竟然真的还有只小猫在外面!Charles心里又气又急。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满以为下雨天外面的人会少些,总是趁机跑到市中心去玩,殊不知雨天的街道可比平日里危险百倍。不行,他一定得把Kurt也带回去!


“你就打算这么爬着去街角?”


一道略显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Charles倏然一惊,蜷起身体摆出防卫的姿势。巷口的阴影里,慢慢踱步走出一只魁梧的黑猫。他的身形甚至比成年的头领猫Charles还要大很多,蓬松的毛发几乎与这深沉的黑夜融为一体,但一双眼睛却闪着滢滢的绿光,即便只是简单地站在路旁,都无端生出几分睥睨之姿来。


Charles认得他,他是隔壁街区的主宰者。猫本就是占有欲很强的生物,他们所统率的街道毗邻,难免会产生些大大小小的争斗。新仇旧怨数不胜数,Charles可不觉得在这儿遇到Erik是什么好事。他弓起身子,从嗓子眼里发出威胁的低吼,披覆的毛发根根炸起,显得身形又大了一圈。可即使是这样,他也比Erik小上些许,更别提他的后腿,至今还动弹不得——Charles沮丧地觉得,今晚可能就要命丧此处了。


“嘿!”没想到,Erik抬起前爪,安抚似地摆了摆,“你不是受伤了吗?怎么还这么凶巴巴的。”


“我受伤了也一样能干掉你!”


Charles可不想再敌人的面前流露出任何一丝胆怯。


Erik歪过头,绕着他转了半圈,然后飞快地伸出前爪,扒住他的后腿。Charles吃了一惊,想要藏起来,却已经来不及了。


“你……你干什么!”


“唔,”Erik仔细审视着那道伤口,“刚才救那小朋友的时候,你被车子蹭了下吧?”


“是又怎么样!”Charles羞愤地拿爪子推开他,“我不会向你低头的!”


“我又没说要你怎么样。”Erik咧开嘴,露出尖利的牙齿。Charles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口咬住后颈,提了起来。Charles惊恐地从嗓子里溢出一声尖叫,下意识地踢动四爪,却牵动了伤口,疼得他不受控制地冒出了泪花。


“喵……!呜……”


“嗯?”Erik发觉了他的异常,把他放下来,拿鼻尖蹭了蹭,“你怎么了?”


“疼……”Charles快要哭了,“有本事光明正大地打一架,不要这么逗弄我!”


“你这样子还怎么打架?”Erik困扰地在他身边打转,“我想带你去看医生啊。”


“看医生?”Charles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你为什么这么好心?”


Erik答非所问地岔开了话题,“你现在不能走路,老实点让我叼着你走吧。”


“拜托,我已经是成年猫了,你怎么可以还叼我后颈?不觉得沉吗?”Charles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我牙齿很好的。”Erik咧嘴一笑,骄傲地再度向他展示自己的尖牙,Charles差点被他气笑了,不知不觉间,脊背上的毛发逐渐松弛了下来。他想了想,半开玩笑地跟Erik说,“那你背我吧。”


没想到Erik轻哼了一声,竟然真的在他面前伏下身子。Charles盯着他颇为宽厚的脊背,一时之间也有点愣神。


“怎么啦?”Erik回过头催促,“快上来,下雨呢。”


Charles小心地挪动着身体,把自己放平在Erik的背上。Erik的毛发被雨水打湿了不少,但内里还有些干燥的柔毛,趴着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受。Charles慢慢低下头,把脑袋搁在Erik颈间蓬松的毛发上,爪子也松松地挂在他的肩膀旁,长长的尾巴垂下来,和Erik的大尾巴搭在一起。


确认他已经完全上来以后,Erik甩甩尾巴,慢悠悠地开始迈步。


“你……”Charles还是觉得很恍惚,不敢相信自己正趴在Erik的身上。


“怎么?”Erik竖起耳朵,“我弄疼你了?”


“没有。”Charles有点不敢置信,又有点不好意思,他想谢谢Erik,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得轻轻地喵呜一声,垂下脑袋,“你的背上还挺舒服的。”


“谢谢。”


Erik得意地翘起了尾巴。








TBC.



丞一刨:

今年这四个多月画的舟渡竟然可以拼个十图了!打个tag一起发发XD!
电脑里还有好多草稿哈哈哈哈哈慢慢填吧